关于创新的谈话中被随口提及的一件小事

PART 50 的人员在计算出该项目的风险因素之后,甚至迫不及待地把它和”平均风险”(30%的失败率)放在一块儿做比较。”30%的失败率”,只不过是在一次关于创新的谈话中被随口提及的一件小事。如果把它放在整场对话里面看,几乎可以说是微不足道的。可是,只不过因为它是整场对话中唯一可以被量化的东西,于是摇身一变成了重中之重。不知什么缘故,相对于通过定性分析得出的见解而言,企业对于可以量化的观察所得总是要宽容得多。假如一家企业所处的环境具有较高的不确定性,换句话说,假如这家企业前途未卜,那么在这种情况下,还硬是要把所有一切都量化,很可能只会适得其反。量化方法往往会给出一个标准答案,可是由于量化方法所基于的是过去已知的数据,因此对于搞清此时此刻究竟在发生些什么,并无多大裨益。而当企业试图依靠量化方法来分析未来时,那就更成问题了。几乎所有的数据分析都是拿一堆过去的数字来大肆计算、处理一番,继而用它们推算出将来。但是显而易见,这些已知数据当中必然不包含尚未发生之事,或未形成的想法。另一方面,这些着眼于未来的数据分析,往往会低估甚至完全忽视那些无法被量化的情况,与此同时又难免高估那些能够被量化的因素。这种现象在商业